网络问诊只能提供咨询建议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日期:2022/01/12 18:52 浏览:

  根据出现的症状在网上搜索病症、病因,几乎所有人都足不出户做过“自我诊疗”。专业健康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网络咨询、视频问诊,更是解决了许多人“挂号难”的燃眉之急。借助新媒体平台的优势,通过APP等手机客户端,在多样化问诊渠道的同时,也将普通的寻医问药拓展至线下的体检、挂号绿色通道等整体健康管理领域。但在海量、零碎信息的互联网时代,如何去伪存真、寻得良医和良方,却是需要体制、监管、认证、个人科学素养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

  搜索引擎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病症如“偏头 痛的原因”、“风热感冒与风寒感冒 的区别”、“乳腺增生会不会转变为 乳腺癌”等内容,立即就能弹出由网 民、网上医生提供的各种建议、诊 断、防治方法,或直接在论坛上问诊;

  专业健康网站 在好大夫在线、家庭医生在线等专 业健康网站上直接向有资质的大夫 进行咨询;不少健康专业网站嵌入 了预约挂号、电话咨询、体检和就医 绿色通道等线下服务;

  “当下新媒体中的医疗健康信息80%是垃圾,如何选择信息是关键问题。”北京市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所长刘秀荣说,官方口径的信息相对来说更权威、更直接,现在北京市正在努力做类似“健康百度”这样的网站,但难度较大。她认为,每个媒体发布平台都应该有相应的管理部门,大夫在微博上应该以健康教育为主,对普遍性的问题给予借鉴性的建议,对于在诊室里面的一问一答的方式在新媒体如微博平台上则不能草率回答。

  “呼吸科的大夫当然不能去做泌尿科的问诊,专业资质是健康传播的前提条件,而医生的话往往平实、不博眼球,所以如何将专业、准确的信息传播出去,是需要医生和媒体、相关机构共同推动的。”中日友好医院呼吸内科医生、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副总干事张永明认为。

  而身为媒体人的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编导张自力认为,新媒体传播健康教育的真正关键在于满足个性化需求。比如春雨掌上医生这样的“点对点”的个性化需求定制信息平台,真正体现了新媒体的特点,是表现力最强的信息,而不是量大且毫无针对性的信息海洋就是新媒体。网上健康咨询满足了越来越个性化的健康诉求。

  “健康咨询必须是专业、严肃和严谨的,这与一般网络互动有很大区别。”家庭医生在线CEO郑文艺说。互联网的信息海里充斥着不权威、不专业甚至是谬论、谣传,但健康知识恰恰是最不能乱说的,不能靠小道消息、八卦传闻,“健康网站不仅仅是一个平台,如果没有对医疗资源的把握和对未来发展的正确价值取向,就会出大问题。在遵循新媒体海量资讯特征的同时,家庭医生在线专门辟出一个角落,由权威医学专家直接与网民互动,向网民给出权威、专业的解答,也方便类似病症患者进行查阅。”

  谈到与医生和医院的合作问题,郑文艺说,“我们重点打造肝病、糖尿病、肿瘤、眼科、中医等知名专家任主编的频道的家庭医生在线,与广东省权威的三甲医院在医院层面上直接展开重点频道合作建设,与医院和医生直接签订健康服务合作协议。比如说,与南方医院肝病中心共建的肝病频道、与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共建的糖尿病频道。重点频道的主编或由中华医学分会主委、国医大师等全国范围内的学科带头人,或由全国知名的学科领域专家担任。”

  好大夫在线网站副总裁张熙:医生需要通过详细的询问病症发展过程、病史、疾病家族史、用药,当面观察病人的病情,配合现代医疗器械的检查来进行诊断、治疗。虚拟空间里目前还无法面察亲观病状,网上咨询自身定位是解决医生和患者的联系,不能做诊断。因为医生没见到患者之前给诊断对双方来说都有很大风险,这个行为本身在医疗体系里是被禁止的。

  所以我们特别强调“网络上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在患者见到医生之前,网上提供的咨询服务是轻量级的诊疗建议,不能作为诊断。网络问诊更多提供的是健康建议、或进一步就医指引,无论网络问诊如何发展,均不可能代替医院诊疗。网上咨询无法代替面诊,严格会诊一定要发生在医院。

  春雨掌上医生市场总监卢杰: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家庭医生的首诊往往是先观察,而中国则是先进行检查,在医疗资源不平衡的情况下,网络问诊解决的重点不是病症如何治好,而是导诊、分诊。目前,网上诊疗还不成熟,很多疾病是不能在网上明确诊断的,只有明确指示的如静脉曲张这样的疾病不用当面看。

  张永明:我个人的微博尽可能以健康宣教为主,具有明确性、普遍意义的问题才给予解答,比如患者提问哮喘复发这种具有强烈指示的问题,就可以给予解答。因为每个患者的情况不一样,对回答的理解不一样,是不能对患者在网上进行问诊的,而只是将网络问诊当作医患问诊互动的平台。

  Q很多大牌专家都很忙,我怎么知道回答问题的大夫的资质,怎么知道是这个大夫在回答问题,还是他的团队、助手、研究生在回答问题呢?

  卢杰:我们的问诊平台采用移动互联网形式,这是类似移动微信的交流,并非实时交流,可以让医患双方利用自己的碎片时间来进行问答。

  张永明:我认为,常见疾病问题由专家的研究生、助理来回答是完全可以胜任的,另外,患者最终还是要去医院进行排查。

  张永明:我认为网络问诊更多的是起到健康教育的作用。但是流行病学调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学术形式。比如说李光伟大夫著名的“大庆研究”,是对大庆地区的三高人群长期随访超过10年,而网络形式的调查往往是瞬时的,随意性较大,能为流行病学调查提供参考,但不能当作流行病学调查。

  医院和医生也顺应新的问诊趋势,他们开始关注新媒体能为医院带来什么,医院和医生应该如何参与进这样的平台。

  据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三甲医院的宣教负责人表示,他们很好奇,自己所在的医院能如何参与进这样的“看不见的医院”里。作为国内的心血管病医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在这方面走在了前面,在医院院长的支持下,他们将触手伸向了移动医疗,主动出击,与春雨掌上医生联合推出移动端“绿色就诊通道”。

  这是国内首个“手机手术室”的绿色通道,它的上线意味着患者可以在手机上享受“线上问诊-提交资料-安排门诊-优先手术、住院”的一站式服务。

  “阜外医院挂号难的状况已经持续多年,外地患者到北京阜外医院预约手术,有时得排半年的队。现在患者在春雨掌上医生客户端提出的全部有关于‘心血管’的问题都将同步到阜外医院的官方网站上。阜外医院的几十位教授、主任和大夫将在线解答患者的提问,并为有手术需求的患者设立绿色挂号窗口,提供专家诊号,还可以优先安排住院和手术。患者不仅可以在线上进行手术预约、导诊、转诊,还可以有院后随诊。”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孙宏涛副教授说,这一做法,改变了三甲医院长期以来依靠政府权威和口碑生存的模式,以及冷冰冰的形象,既回归了公益性,服务了患者;也获得了真正需要专家资源的、高质量的病人,优化配置了专家资源,还可以因此产生有益课题。目前通过上线多位。

  而阜外医院与各平台公司的合作是开放性的。移动互联网平台通过预先沟通和筛选,能够帮助医院更合理地调配医疗资源。“每天的上百个问题中,约10%的病人需要进一步手术,患者通过春雨向阜外专家进行咨询后,医院可为这部分病人提供专家门诊,为另外约90%的患者提供诊疗建议。”春雨掌上医生市场总监卢杰说。这种1:9的问诊比例也适用于疾病,大大降低了患者和医生的时间、金钱成本。

  一个在线问诊平台,任何人都可在线上提出健康问题,并及时得到来自美国100多个医学专业的顶尖医师的免费回复。HealthTap更关注于利用有效的Q&A方式来实现对普罗大众进行健康知识教育。

  美国最大的医疗健康服务网站,拥有全球最丰富的健康医疗资讯,同时也是全球医师最愿意付费上网的专业网站。WebMD为病人和医生建立了一个网上了解和交流医疗信息的通道,其所提供的医疗资讯与服务皆是业界的领导者,除了汇集全美医师的临床报告,还有最新最完整的各种医疗资料库。在2009年,WebMD更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展开合作,为公众报告药品问题搭建平台;政府发布卫生警告;与FDA网站相关内容进行链接;收集公众反馈意见(包括在线FDA工作情况调查)。

  张熙:对于“好大夫在线”网上咨询来说,主要优势有两点,一是通过互联网这种介质,满足了异地患者向北京、上海、广州地区的知名医院医生进行网上咨询的需求,方便、快捷地实现了医患沟通,我国目前医疗资源的稀缺是主要问题,而且大量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就给外地就诊患者制造了很大难度,一是挂号难、二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经济成本。通过网上咨询,患者可以在就诊前预先向医生咨询就诊注意事项、医生出诊时间等问题,帮助患者顺利就诊。一方面可以提高医生效率,缓解门诊压力;另一方面可以帮助患者节省成本。

  Q 几乎所有的网络问诊平台都强调自身的医生资源储备。很多人认为好的大夫、专家平时都太忙,没有时间上网做这些免费咨询。你们的医生会是“顾得上来就问,顾不上来就不问”的那种吗?

  家庭医生在线CEO郑文艺:因为网络问诊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开展这项服务的网站不具备必要的资源,最典型的是缺乏必要的专家团队。而健康咨询必须是一件严肃、严谨的事。很多人认为有名的医生往往没有时间为网民提供医疗咨询,实际上,恰恰是这些医疗水平高的大夫,医德都很高尚,更有大局观,他们非常乐意为网民服务。为了医学知识的普及,在国家医疗资源紧缺条件下,以前有送医下乡等活动,现在有了网络,这些名医们更愿意在本职工作外,通过网络这种事半功倍的方式来与患者交流。他们认为,回答一位病患的问题,会被千千万万的人看到,更多的人会受益,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值得去做。

  Q 在网络问诊的平台,预计未来会有哪些变化发生?比如与医生的合作越来越密切?如何调动医生的积极性?直接与医院建立某种合作关系?

  郑文艺:我认为网络问诊作为医疗系统的有效补充,政府在这方面将会越来越重视,同时相应的监管会越来越严格,未来不具正规医生资源的网络问诊平台有可能会在互联网上绝迹。

  各网络问诊平台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除政府加强监管外,各正规网络问诊平台亦会在医生、医院合作资源方面展开竞争,以积累在网络问诊方面的优势与影响力。网络问诊的方式将越来越多,健康网站为了吸引更多的网民选择自身平台,将会加大在网络问诊方式、方法上的研发,未来将可能有更多便捷有效的网络问诊的方式给大众选择。

  政府可能会与健康网站在健康咨询方面展开合作。随着网络问诊的日益普及,政府可能会就健康咨询与健康网站展开合作,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副厅长曾提出“网络全科医生”构想,提出“网络全科医生”服务应由政府部门购买,作为政府健康教育的一部分,与政府购买的一种公益性服务,不以其他形式的营利为目的。同时,他也指出“网络全科医生”服务亦能由具公共性的健康网站提供。这样患者不会因为一个小感冒就要去大医院看病,方便就诊的同时,也增加了网民对健康知识的了解。

  对于一些网站问诊的不规范行为,政府进行干预的同时,会鼓励已有的正规健康网站做大做强,真正能为老百姓提供权威、专业、不忽悠人的服务。

  未来,健康网站与医院、医生资源会更紧密地合作,也包括了分享医院资源,健康网站可通过网上调查等多种模式,为医院、医生提供更广泛的流行病的患者数据,使健康网站能为广大网民提供更专业、权威的医疗服务与就医帮助。(潘波 王远征 林沛青)